首页 >VR

我不觉得在孩子面前必须永远正确

2019-11-07 19:07:42 | 来源: VR

8月下旬的某一天,我带娃和另外一对母子吃饭,娃忽然问起今天是几号,当我发现离开学没几天时,随口说了句“太可怕了”。但见那位妈妈立即回头,对自己的娃说,我们就不怕开学,我们就不觉得开学是一件可怕的事。

我解释说是因为娃的作业还没写完。那位妈妈又回头,说,将来我们上学,一定会早早把作业写完的对吗?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面对这样正确的世界,唯有闭嘴的份。

似乎很多妈妈都认为,在孩子面前,需要时刻保持正确的姿态。有次,娃问我:“如果没有我,你现在会在哪里?”我说:“也许会在我更喜欢的城市?”娃说:“那你是更想在那个城市,还是更愿意和我在一起?”我立即铿锵有力不容置疑地说:“当然是你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!”

我觉得这个对话挺好玩,发在微博上,有人回复:“不要让孩子觉得他就是你的全世界,他会有心理负担的”,好像,也是很有道理。

有娃之前,我也曾怀有雄心大志,将来要在孩子面前谨言慎行,塑造一个光辉良好形象。但是三尺之冰,岂能一朝融化?过了那么多年没正形的生活,早已积重难返,那些不那么正确的话,根本不用过脑就脱口而出。这当然是我对自己要求还不够严格,同时,也是在实践中我渐渐感觉到,在孩子面前永远光明正确其实也大可不必。

首先,跟本质相差太大的人设容易崩塌。

父母跟孩子朝夕共处,小孩子也知道听其言观其行的,即使你在孩子面前随时紧绷着,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露出点破绽,小孩子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。比如我小时候觉得我爸全知全能,有天我问他一个生字,他说他不认识,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内心的震荡。

像这样技术上的坍塌,影响还有限,我的一个同学,她爸是当官的,她跟我说,她觉得她爸特别虚伪。成天跟她说要待人以诚,邻居家小孩来找她玩,她爸当着人家的面,满脸堆笑,说,好好玩啊。进了屋就跟她妈说,你想办法叫那小孩走。后来她再听到她爸对她谆谆教导就觉得很可笑了。

当然,也许你不会露这种破绽,或者你本身就真的是一个很“正确”的人,那么,是不是有必要随时在孩子面前批判这个世界上的所有“错误”呢?我觉得也未必。

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,“不对”但有趣,虽然荒腔走板,但内中似有变形的真理。总是将“正确”凌驾于一切之上,严苛地守住“正确”线,就有可能让孩子成为一个“正确”而无趣,而不能有多种思维方式的人。更糟糕的是,你这种“正确”的力量一旦太过强大,就有可能让孩子成为一个“有神论”者。

这个“有神论”,并不是指相信世间有“人格神”,而是相信世上有一些事物永远正确。如果你总是给孩子提供一种清坚决绝的“正确”,那么孩子就会认为,世上有一个“坚固”的“正确世界”存在,TA只需要接受并且坚决捍卫就好了,用不着思考或是质疑。

我不觉得在孩子面前必须永远正确

这些是我除了自我要求不高之外,在孩子面前不知收敛的缘故。还说作业的事,前两天长假结束时,娃告诉我,他认识的一个小孩作业几乎没写,去乡下玩疯了,被老师骂了一顿。我听了竟然对那孩子有些羡慕,不由自主地说:“那他这几天该有多快活!”我并不认为这话就会让我娃下次有样学样地不写作业,他是知道后果的,但可以多个看问题的角度。

如今我娃虽然和我一样,对自己要求不算高,但性情温和,对这世界设置的容错率比较高。我的一些谬论,他能够付之一笑,而在某些事情上,也能提出自己的看法。有次我带他去某地参加培训,路上我念叨着,是不是要想办法逃个学呢,他恨铁不成钢地说,妈妈,你怎么像个顽劣的小孩呢?有时他也能循循善诱:妈妈,你这个想法太片面了,其实你还可以这么想……

当然,我胡说八道并不是为了钓鱼的。我只是愿意在他面前呈现真实的自己。

但也需要说明两点,我说的“不正确”,是在一定程度之内的不正确,都是不那么严重的事,而且带有玩笑色彩,某些底线问题是不能开玩笑的,比如损人利己,或是置身于危险境地,以及某些可能会令孩子伤心的话等等。

再有,对自己不那么“严格要求”的另一面是有自知之明,不能明明是你松松垮垮,还不容许孩子说一个“不”字。要乐于接受质疑和批评,可以视程度轻重做出解释和道歉,给孩子展示更有弹性也更有层次的世界,而不是图省事的简单粗暴。

还有,每个孩子都有个体差异,有的孩子心思重,天性认真,字字当真,真的不能一刀切。都说了,过于强调正确的世界是无趣和片面的,我的这点“不正确”的经验,也是仅供参考而已。

枸橼酸西地那非水溶性

威尔刚的作用

查询如何验证viagra真假

猜你喜欢